有才的同事

           昨天一个同事在做工程勘测的时候

        他接到一个不认识的电话,广东口音,上来就直呼他的名字!看下他怎么回答的,看看他是不是很有才吧?
  ”黄总啊,你好啊!”
  ”你是谁呀?”
  ”你的老朋友啊”
  ”谁呀?”
  ”广东的老朋友啊,连我的声音你都听不出来了?”
  ”哎呀,黄总你贵人多忘事啊”
  肯定是他的个人信息又被人卖了。三天两头的被各种推销的骚扰,甚至还有请帮忙开处的!什么退税的,中奖的,什么骗子都有,今天又来了个装老朋友的。奶奶的,他这个气,骗子可恶,卖别人信息的更可恶!
  他说:”你是广东的老张吧”
  ”对呀对呀对呀,看看,我说你贵人多忘事嘛,连我的声音都听不出来了。”
  ”对不起啊,老张,我还以为谁和我开玩笑呐”
  ”黄总啊,我要过合肥去,请你 ,我做东……”
  他问:”老张,你母亲的癌症怎么样了”
  对方怔了一下:”哦…还是老样子”
  ”哎,得了这病也没办法。你爸车祸的案子结了吗?”
  ”哦…差不多了”
  ”行啊,人都去了,赔不赔的也别太在意了”
  ”恩”
  他又问:”强 J  你老婆的流氓逮到了没啊?”
  ”逮到了,逮到了”
  他又问:”你儿子没屁眼的手术做了没啊?”
  对方憋了10秒种,没说出话来,把电话挂了.

像微风一样拂过

哎,这几天没有时间登录博客回复博客和写博客了,挤了时间上来写的。可能有哥们姐妹的新文章不能及时回帖了撒 哈哈

想写很多,

鉴于长时间活动于论坛

10

拍摄于上海城隍庙 不上镜 其实挺可爱的,人很好。

4

拍摄于长沙 也比较冷,第一次看到她是在高中学校食堂,第一次见面就把她弄哭

8

拍摄于六安 写真照 很冷的一个人,见于朋友聚会。但是聊开了不觉得
7

拍摄于六安 写真 一个邻家小妹 很逗的,老小认识的小孩

DSC01570

拍摄于蚌埠,很白,照片无体现。自称美女,我把她归结为可爱吧,不解释

5
6
拍摄于南京  性格比较开朗,在一起的感觉有点像夏日夕阳中的那种微风。

前几天,有个小妹问我她是怎么样的人,我说,自己应该更了解。

其实2个人在一起,感觉很重要,2个人在一起的感觉如果就像一个人,

还不如不在一起。呵呵

昨天,一个哥们说,年轻的时候不要太压抑,后来他聊自己,我发现,他真的不压抑。

望尘莫及。

何为江湖?

高中的时候,在放学回家总是会到路边摊翻阅杂志,当然男孩子都喜欢看武侠和军事杂志。然后第一次看到了凤歌这个名字,当时在古今传奇上连载了一部昆仑 当时觉得这本书和那些很厚一本,书质很差的盗版书有很大的区别。但是毕竟是连载。一次不可能全部跟完,毕竟高中不像大学时那么轻松。

何为凤歌,  他自己的介绍版本:凤歌,本名向麒钢重庆奉节人氏。1977年8月出生于夔州古城,游学天府之国,而今寄居江城武汉,编稿为生,常自恨才拙,笔耕五载,未敢疏懒,然仅得《昆仑》一部,《曼育王朝》半部,科幻短篇若干。负登天之志,乏兰台之才,虽信大道酬勤,惜乎知易行难,聊以自解而已。在大陆新锐武侠小说作者中,凤歌唯一被称为“后金庸时代挑大梁者”。主要作品有《昆仑》、《沧海》。其文辉煌大气,尤擅长结构设置,高潮推进。其武侠作品风格效仿金庸之厚重,又有推陈出新之处。

昆仑开卷介绍版本:凤歌是谁?他生在三峡长在三峡,其长篇武侠小说《昆仑》卖了80万套,29岁就被读书界称为金庸后大陆武侠小说的领军人物,但重庆人对他却知之甚少。   他曾是一个两耳不闻窗外事的书痴,儿时的图书馆伴随奉节老城永沉江底。弱冠之年他离乡求学,却违背了父亲从政的期望,一不小心成为了写书、编书之人。   他彷徨过茫然过,深深体味到一个漂泊的文化人“白居不易”。他恃才东出夔门,潜心创作三年终得《昆仑》,自此一鸣惊人。   2月4日上午,凤歌履约来到重庆磁器口古镇。踩着石板路,穿行在低矮陈旧的民宅间,凤歌的步伐时而迟疑,时而灵异。这是他第一次来到磁器口,也是为数不多的几次途经重庆城。   “一条仿古的街道,门挨门窗挤窗,每一个伸出的头颅都是在兜售商品,古人见了也会觉得滑稽,其实却很魔幻很动漫。”在一家临江的茶楼落座,凤歌说了一点感想,“我不是一个现实主义的人,不善于观察生活。写武侠小说原是为了娱乐,没想到会成功。从自己想写,变成为合同必须写,这两年我真正感到有些疲累。”   白帝城边一介书痴 图书馆里的守望者   对于这个生在三峡长在三峡的青年才子,重庆人并不太了解。

凤歌的家靠近老城的码头,下一百多级石阶就到长江边。此处江面很窄,江水湍急。两岸连绵的山峰直插云端,险峻而神秘。这里就是李太白“朝辞白帝彩云间”的发轫地,也是“夔门天下雄”的瞿塘峡起点。   “我是独子,虽然现在1.83米的个子,但小时体弱多病,同学都喊我病殃殃,还因为生病修学一年。”凤歌推了推眼镜,他说,自己小学五年级就近视300度,现已超过800度。   对于孩提时的生活,凤歌只能在记忆里寻找。县图书馆是他最爱去的地方,上小学时他就在那里读完了四大名著。“县里去图书馆的人很少,周末经常就我一人。因实在冷清,有一天突然通知我图书馆关闭了,要我去还借阅的书。”   凤歌后来将读书的阵地转移到租书摊。每天放学后,他都到书摊看一两个钟头的书。冬天寒风刺骨,小手冻得红肿皲裂。妈妈心疼地为他打了一双毛线手套,但他嫌妨碍翻书页,经常不戴。后来将书租回家看,为了节省租金赶时间,经常等父母睡觉后,偷偷点起蜡烛看书,近视眼的度数就这样越来越深。   “什么叫如饥似渴,我直到现在,都只能在读书中体会。”凤歌有些腼腆地笑笑,“不管是什么书,哪怕是世界上最深奥、最枯燥的书,我只要看上十分钟,就能进入状态。”   上了四川大学,凤歌的阅读更如鱼得水,同学们送给他一个绰号:“图书馆最后的守望者”。他读完了诸子百家、各类史记和近百部世界文学名著。“最喜欢的书是《红楼梦》和《追忆似水年华》,起码读了十几遍。”   放弃公务员当记者 处女作是科幻小说   1997年,凤歌从奉节中学毕业后,考进四川大学学习行政管理。选择这个专业,凤歌说,纯属遵从父命。父亲兢兢业业一辈子,连续当了四届县劳动局局长,后又被评为全国劳模,是奉节有史以来仅有的两个全国劳模之一。父亲希望凤歌将来能像他一样,做一个踏实工作的公务员。   “父命不可违,但学了四年的行政管理,我才发现自己不是块从政的料。”花了大量时间阅读各类书籍,凤歌的视野和胸襟已逐渐开阔。2001年大学毕业,凤歌拒绝了父母要他回老家做公务员的安排,决定留在成都找工作。几番周折,他干上了记者。   在等待报到的过程中,凤歌创作了自己的第一篇科幻小说《洗礼》。“当时仅仅是好玩,一边打电脑游戏,一边想写点文字,也不知道能不能写完。”小说大约3万字,初稿花了10天时间。凤歌先将小说贴到科幻论坛上,接着又将小说投到了《科幻世界》杂志社,就再没理会,继续玩他的《星际》、《帝国》、《仙剑》和《龙珠》等拿手游戏。两个月后,《科幻世界》刊登了他的处女作《洗礼》。   上班半年后 ,国家整顿行业性报刊,凤歌所在的报社岌岌可危,人心涣散。对记者业务还没有熟悉,大学毕业才进入职场就遇到这样的问题,凤歌自然感到茫然。   唯一的消解,就是写作。创作《洗礼》的过程,让凤歌认识到了自己的弱势。“写科幻小说太累,需要大量的科技素养作铺垫,而我是学文科的,这方面自然是缺陷。”但是,创作《洗礼》也让他发现了自己的长处———善于讲故事。于是,他开始扬长避短地创作武侠小说。   一部《昆仑》洛阳纸贵 百万字挣回一套房   记者做不下去了,凤歌只好到成都一家出版公司做编辑。期间,奉节老城拆迁,家人移民新城,百废待兴,父母催促他几次回家乡发展。“那时我隐隐见到了一线曙光,大脑里有了一个庞大的武侠小说构思,那就是百万字的《昆仑》。”   在成都打拼期间,凤歌一直是租房住。父母每次出差来探望,见他辗转漂流,居无定所,自然十分忧虑。靠写书挣钱,能在成都买套新房吗?那时,不仅父母不相信,凤歌心里也没有底。   2002年,凤歌开始创作第一部武侠小说——《昆仑前传-铁血天骄》,以金庸《神雕侠侣》中提及的“钓鱼城之战”为背景展开,“纯粹为了娱乐、搞笑,以游戏的态度开始写作。”因此,写作的进度非常缓慢,“高兴了写一点,传到网上,不高兴了就不写。对小说中的故事也无整体概念,想到什么写什么。”这样持续了三四个月,《铁血天骄》完成,有十几万字。   但《铁血天骄》在网上的反响出奇火爆,引起了武汉《今古传奇》杂志的关注。在应邀参加了该杂志组织的“华山论剑”笔会后,2003年2月《今古传奇(武侠版)》正式向他伸出了橄榄枝,希望他过去做编辑。1个月后,凤歌带着他未完成的《昆仑》,还有他的新房梦,第一次走出夔门。   2005年初,110万字的《昆仑》开始在《今古传奇(武侠版)》连载,到年底结束时,每期杂志的发行量增长了约15万册,几乎翻番。同年10月,全套6册的《昆仑》在北京出版,截至去年底,总印数达80万套。《昆仑》甫一问世,便洛阳纸贵,凤歌被“凤迷”们尊称为“凤大”,书中主角梁萧的生死悬念成为网上讨论的热烈话题,还有不少女读者为书中缠绵悱恻的爱情潸然泪下。   一部《昆仑》,凤歌共耗时三年。“有70多万字是在成都写的,后30多万字在武汉完成。我一般是晚上10点开始动笔,一直写到凌晨三四点钟,每天平均写两三千字,”他不嗜烟酒,每晚全靠两杯咖啡提神。   靠《昆仑》的稿费和版税收入,前年凤歌在成都二环附近购置了一套新房,价值40余万。今年初,他又从杂志副主编升职为主编。“新房钥匙刚拿到手,但人在武汉供职却无法去住,暂时作为投资了。

后来接触到凤歌是因为上大学时,前女友传我的电子书版本。而我们认识是因为我们的手机是一模一样的,

本来不想要,但是看到书名是昆仑,于是欣然蓝牙。

而后的政治课就是在电子书中慢慢度过的,晚上也看,可谓通宵达旦。 

“ 藐姑射之山,有神人居焉。肌肤若冰雪,绰约若处子;不食五谷,吸风饮露;乘云气,御飞龙,而游乎四海之外。”

江湖有桃之夭夭灼灼其华落英缤纷的世外桃源,江湖有快意恩仇的刀光剑影,江湖有大雪塞外的神仙眷侣,江湖有终老其中的悠然佳境。

天下英雄出我辈,一入江湖岁月催。
鸿图霸业谈笑间,不胜人生一场醉。
提剑跨骑挥鬼雨,白骨如山鸟惊飞。
尘世如潮人如水,只叹江湖几人回。

而想看看江湖,也可以看王家卫的《东邪西毒》,反正我是一遍没看懂的。

记得当时看完还立马写了个影评

三十岁的时候,还会要姑娘照片写影评发感慨怨考试写情书吗?
我是不知道答案。
希望铁甲依然在。

 

3.8 Brother married Caprice

From Shadow to Light

怎么也不会想到玩世不恭的哥结婚了……

 

第一次见到嫂子是在机场,那天我和哥刚从机场出来回家的时候我看到了她

可以看出那天她精心化妆了

笑容可掬,但是我也为之一怔

显然,我无表示,淡淡一笑

貌似前几个月一起吃饭的还不是这位。

那天,我们没说话,我背个小包。就匆匆的踏上到外地的行程。当然和他们不同路。

几个月之后的一天

在我家楼下的一家餐馆再次见到了她。依然笑容可掬。

据她说她好胖,XD 80多斤,此话一出,引来无数仇恨的目光。

女人的嫉妒心总是那么那么让人费解

源自我哥的话语,嫂子说我哥对我比对她好。

然后哥俩相视一眼,捧腹大笑。
当时我在想也许这位嫂子也会很快说88吧

此想法是有根据的,不解释。

 

几天之后,突然听哥说,我要和这个女人结婚了。当时我喝到口中的水差点吐出来。

我诧异的看着他,真的吗。

他和我来了句,不扯了,她爸喊我一起去钓鱼。

我将信将疑的看着他走远。

接下来几天哥把女友带回了家。

然后双方父母就见面了。开始筹备婚礼

我当时在想这下是真的了,10月份结婚差不多吧

 

更囧

安了一晚上的数据库,弄WEB站点

上线玩着wow 想在月卡消失前冲顶

突然见我哥窜到我家

3月8号结婚婚宴 任何人不得缺席

……

于是乎3.8号就有了照片传出

那天结婚的婚车也不是很多,全是朋友友情出力,CC

哎,人一旦要结婚,也不好牌场ㄌ。

当然是在丢手机之后拿着老早以前的那个破手机拍的。不是太清楚

 

 

DSC03845

DSC03851

DSC03858

DSC03859

DSC0386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