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11纪念日,美国准备好了什么,而中国又准备好了什么?

当地时间9月7日,美国纽约世贸遗址“归零地”测试亮灯。11日是911事件10周年纪念,图为一名撑伞的工人在亮灯现场。

2001年9月11号,ABC早间新闻这样播报:

“纽约,完美的天气,气温80华氏度……”

世贸中心双塔矗立在湛蓝的天空之下

在全世界面前倒塌

此后在一场长达十年的纪念中

美国政府和人民竭尽所能

让逝者有尊严

让生者重燃希望

 

美国这十年

2001年9月 “9·11”事件袭美

2001年10月 阿富汗战争爆发

2001年至今 美追捕基地成员

2004年5月 基地斩首美国人质

2005年5月 基地三号人物落网

2011年5月 本·拉登被击毙

美国准备了什么?

2001年9月11日,4架飞机恐怖袭美,3000多条生命转瞬永逝……

10年过去,从个人生活到世界格局,已有诸多改变。但10年之后,回望“9·11”,那一日的种种场景和细节,仍然让人震撼和痛楚。

“9·11”改变了什么?这是10年间,无数人在追问的一个深刻命题。

而“9·11”带给美国、阿富汗乃至世界的改变是什么?答案则意味深长。纽约市长迈克尔·布隆伯格说:曼哈顿下城的重生和复苏将载入美国历史,成为最伟大的回归故事之一。

但10年过去,近7500美军和盟国士兵在战争中身亡。而在2006年,阿富汗战争造成的寡妇就超过100万。

在10年之后,回望这一日,除了铭记灾难、缅怀逝者,我们也有必要追问和确认一些盘桓于心间的不安和疑问:生命的价值和尊严,如何得以真正的尊重、维护、实现?

十年来,每一年的9月11日,纽约总是进行着各种各样的祭奠活动。今年9月,停了10年的地下车站终于开通了;媒体的追思报道,依然铺天盖地……薇说,这些其实都是美国人自己的祭奠方式。而这么多年来,最让薇感动的,是政府对曾在世贸待过的人们的长期关注。

“清理工作到一定程度时,就给了我们一份详细清单,如果需要哪方面的补助,在清单上标注、经审核了就行。按理都过去这么多年,该得到什么补助已经得到了吧,但我发现不知政府哪个部门,每一年都会给曾经在世贸中心上班的公司发E-mail,问我们有无需要帮忙的。发来的E-mail里,仍然附上他们可以提供帮助的项目清单,可填写后回传。这邮件持续了很多年,我后来确实也没啥需求,就没再回信,不过他们的邮件也一直都在发过来。”而政府之所以会有他们的E-mail地址,薇说,那是因为他们公司签署租赁办公室合同时,给管理方留过。

【影响】太多人生 因此改变

让我们重新思考生活的意义,“金钱其实并没有那么重要”。

“永远将生命放在首位”

“恐怖”渐远 更加豁达

因为亲人逝去,幸存者更加团结了

一份让中国警察汗颜的911真实电话记录(转)

2001年11月,亚利桑那大学中国留学生杨建庆、陈玉云夫妇在当地家中遇害。案发后,中国警方与美国警方开展了执法合作,接触了大量的法律文件和证据材料。这是中美警方共同打击严重暴力刑事犯罪的一个成功案例,中国警方快速为美国警方抓获了凶手破了案。在美国亚利桑那州皮马县检察长移交给我方的一大批涉案证据材料中,有一份“911”接警的电话录音记录档案至今依然令人记忆犹新。那位美国女接警员的工作表现,令人感动和久久难忘。    

那天深夜,杨建庆、陈玉云夫妇的一个6岁的小女孩醒来,走出二楼的卧室,突然看到父亲赤裸着上身,只穿着一条短裤,倒在底楼至二楼的楼梯上,身下一大片鲜血。孩子急忙拼命呼唤母亲,可是也没有回应,她根本想不到,母亲己经被杀死在底楼的厨房里了。极度恐怖中小女孩拨通了“911”电话报警。 

下面是根据电话录音整理的通话过程:

接警员(以下简称警):这里是“911”紧急中心。

孩子(以下简称孩):对不起……(哭声)

接警员:你在哪儿?

孩子:……(哭声)

接警员:(迅速根据来电显示系统找到登记的地址)你是在北郊俱乐部2575号吗?

孩子:……(哭声)

接警员:好,平静些,我能给你一些帮助吗?

孩子:我想他已经被打死了。

接警员:发生了什么事?

孩子:我看见他倒在楼梯上。

接警员:现在你在哪儿?告诉我你的地址好吗?

孩子:我在家里。

接警员:你是在北郊俱乐部2575号吗?是,还是不是?

孩子:我不知道。

接警员:你不知道?你几岁了?

孩子:六岁。

接警员:好。你的爸妈在吗?

孩子:爸爸……(哭声)死了。

接警员:他死了?

孩子:是的。我需要帮助。(哭声)

接警员:你镇静一些。你看爸爸还在呼吸吗?

孩子:我不知道。

接警员:我马上派人来,你不要挂电话,好吗?

孩子:……

接警员:你叫什么姓名?

孩子:艾丽。

接警员:你知道你的公寓号码吗?

孩子:不知道。

接警员:你看看周围有信件吗?上面有地址。

孩子:G4。

接警员:是G4?

孩子:G4。

接警员:你知道你的街名吗?

孩子:……

接警员:是北郊俱乐部吗?

孩子:是的。

接警员:你知道你的公寓门牌号吗?

孩子:不知道。

接警员:你爸爸几岁了?

孩子:不知道。

接警员:他发生什么事?

孩子:他全身都是血。

接警员:他在什么地方?

孩子:在楼梯中间。

接警员:楼梯在屋里还是在屋外?

孩子:在屋里。

接警员:有没有其他人和你在一起?

孩子:我不知道妈妈在不在楼下,我想喊一下。

接警员:好。

孩子:妈妈!妈妈!

接警员:有回答吗?

孩子:没有。

接警员:你有祖父和祖母吗?

孩子:我的祖父和祖母在中国。只有爸爸妈妈和我在一起。

接警员:好。你能做两次深呼吸吗?     ……好……做得很好。你能为了父亲勇敢些吗?你看看他醒着吗?

孩子:没有。

接警员:你知道发生什么事吗?

孩子:我不知道。我在睡觉。

接警员:好。他没有醒着,他不能和你讲话吗?

孩子:不能。

接警员:你知道妈妈在哪里吗?

孩子:不知道。

接警员:她会到外面去工作吗?

孩子:不知道。

接警员:好。艾丽,你不要挂断电话。     你能看看你家门锁住吗?你能为我打开门锁吗?

孩子:我害怕去楼下。

接警员:好,那你等在楼上。你能听到警报声吗?

孩子:我没有听到。

接警员:你继续和我讲话好吗?不要挂断好吗?

孩子:好的。

接警员:你做得很好。救援人员马上就要到了,他们是来帮助你父亲的。不要害怕,好吗?

孩子:好的。

接警员:你听到有人敲门吗?

孩子:我听到了。

接警员:如果你听到很响的撞门声,不要害怕,好吗?

孩子:好的。

接警员:他们来帮助你爸爸了,他们是救援人员。

孩子:我听到他们在底下开门。

接警员:他们想打开门进来,如果你听到很响的“嘭”的声音,不要害怕,是他们在撞门。

孩子:好的。……他们进来了!

接警员:不要害怕,他们来帮助你的。

孩子:我知道了。

陌生人:有人吗?

孩子:有的。

陌生人:你在哪儿?

孩子:我在上面。

陌生人:只有你一个人吗?

孩子:是的。

陌生人:我们是消防队员。

孩子:好的。

接警员:艾丽,你做得好棒,你怎么学会打“911”的?

孩子:我妈妈教的。

接警员:你妈妈教你的?

孩子:爸爸妈妈都教过我。

接警员:艾丽,你做得真好,我真为你骄傲。你是个聪明的女孩。

消防队员:你受伤吗?

接警员:你受过伤害吗?

孩子:没有。

接警员:现在有人和你在一起了。

孩子:是的。

接警员:他们是消防队员吗?

孩子:是的。

接警员:你做得真好。任何时候你看见有人受伤害或者遇到危险,你就给我们打“911”电话,好吗?     孩子:好的。

接警员:你读几年级了。

孩子:一年级。

接警员:我儿子也是一年级。哦!不,我想今年是二年级了。(笑声)

孩子:我快过生日了。12月22日是我的生日。

接警员:那就在圣诞节前。你会收到两份礼物。一份是生日礼物,一份是圣诞礼物。

孩子:我不知道。

接警员:会的,你会收到的。你感觉好些了吗?

孩子:是的。

接警员:好。你做得真好。

消防队员:喂!我是消防队。

接警员:你与孩子在一起吗?……这就好了。

消防队员:警察到了!让警察和你讲话吧。

警察:我是警官哈利根。

接警员:这里是“911”紧急中心。

警察:我已到现场。

接警员:好了,谢谢。

警察:再见。

转博主感言:这个世界还真有如此尽职、尽责的公职人员,莫非他们是“XXX党员”?莫非他们是一群活着的雷锋啊?莫非他们是有着XX主义理想的人?哎,我又在胡扯了!回到我生活的现实中,人的尊严还在被践踏,法律赋予我们的权利被恣意地剥夺,公职场腐败在漫延…….为什么我们的法律,我们的人民不选择品德高尚、业务精良的人为公职人员呢?

中国准备了什么?

重视生命?重视私人产权?出警快速机动?不在网站上愤世嫉俗?

前天去从私立中学接表弟回家过中秋的时候,做市际动车的时候,听后面城建局的公务员在聊天,以前半小时能到的班车现在却要1小时左右,然后那大叔说,政府就喜欢吹牛,技术都不过关,就在那死夸,到现在都没有给我们明确的出事原因,情以何堪!实名制并没有让黄牛党消失,却在确认死者名单上派上实处。

前几天看到一篇司马南写的文章:911,十问《南方周末》——驳南方周末特约评论员《立足民族特色,拥抱普世价值》,有点感触,很多人喜欢读的南方周末,确实有点小愤青在那愤世嫉俗的意味,有的时候,对待民族,对待国家,不要一味的批判和拿来主义,其实有的时候我们应该看看参考消息,看看上面转载的文章,看看国外人如何看待中国。

四川地震,真的让我们认识到,80后,不是废掉的一代,从此90后走向了风口浪尖,军队快速反应的让我们看到了异常给力的天朝,但是看看范跑跑和那些抢劫的人…….

今年,日本地震了,洪水了,海啸了,我最喜欢的索爱手机的量产全球化,扩充市场的步伐被勒住了,我准备买的GF1断货了,于此同时日本的国民素质也让我们震撼了,不是嘛?国人在幸灾乐祸,在国家重灾面前,我们很二,那不是对生命的漠视吗?

当台湾朋友和我们说房产永久权上,我一把眼泪,在国内?我笑了。四川地震一处没倒塌的私人住家在几年后被拆迁办砸塌了。对此,你家没权没势,你能怎么办?

美国对待案件的快速确认和查找能力,国人到底学会了多少呢,110警种建立的意义是否真的是快速反应机动呢?

当美国在911十年后还在整纪念活动的时候,我们的5.12在十年后会有纪念活动嘛?我想大多数人淡忘了,而我们死的人比911高出了很多,淡忘的也是最快!

PS:911,看着网页新闻上听着上面的背景音乐,我小感触了一下,呵呵,应该有对待逝者的应有尊重!

 

Advertise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