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瑞文戴尔的死亡战马”情结

2005年4月26日,暴雪苦心熬制六年的精品网游《魔兽世界》正式在中国大陆公测了,魔兽世界发生在艾泽拉斯大陆,玩家们通过扮演《魔兽争霸》中的那些早已熟悉的种族,亲自来体验《魔兽世界》宏大的历史与故事。

《魔兽世界》的到来颠覆了网游在玩家心中的形象,以往玩家对于网游的认识是一种快餐型的游戏,缺少内涵,而《魔兽世界》依托单机版《魔兽争霸》宏大的背景,衍生出一个更加广阔的世界,尤其是九城拿下代理后在2005年3月21日进行限量公测后,真真切切的让中国的玩家们发现,原来网游也能这么有内涵。

作为一款大型多人在线角色扮演游戏,《魔兽世界》一炮而红,一时间成为大街小巷玩家热议的话题,《魔兽世界》不但颠覆了以往MMORPG网游的格局,也给后来的MMORPG网游奠定了一个标杆。天赋系统、任务系统、阵营对立、副本概念、战场PVP、自编UI等等,都是后来的网游争相模仿的概念和模式。

那年,魔兽世界走进了我的生活,对,我记得还是晚上,排队上不去,搞的27号凌晨才登陆

和哥们在网吧玩竞技的时候,我看到旁边的哥们按着WASD和空格操作一个牛头在那跳跳跳,我说:“哥们,什么游戏啊?界面听好看的魔兽争霸最近出新版改界面了?” 那哥们说:“魔兽世界!”然后聚精会神的投入游戏中,而他也带起了我的WOW生涯的欲望。但是我还没准备玩!记得当时还没有什么实名制这一套,也没沉迷系统这一套。

美服开的比较早,有个朋友在那玩美服,练的盗贼,双持附魔剑。我看他玩的那么起劲勾起了我的欲望,后来我也和他一起玩了美服,但是英文不是很好,后来就改玩国服了。

那年暑假在上海浦东街口杂志店买了一本游戏杂志,翻阅起。然后玩了人生第一个法师号,看杂志,本来准备玩术士的,当时很白目,不知道学技能,后来玩到15级才知道我玩的是法师。

后来,一次会考结束的空当,我一个人撇下朋友去玩WOW,当时,二中的那个哥们跑到我面前问我玩什么职业,我没理他,后来直到他做到我旁边,登陆上他的术士号,去打MC尾王,然后我看到他的一身T2装备,才明白原来顶级之后真的是柳暗花明又一村啊。才是真的开始WOW,这在当时和国内的包括韩国的游戏太不一样了。相信和我一个年代长大的人大部分都是看着卡通片和玩PSP和电脑游戏长大的一代,从老早的弹力球,大富翁,三角洲部队,星际,帝国时代,红警,玩到魔兽争霸。说来说去都是单机,没有比较出彩的网游,看到WOW,都会有一种耳目一新的感觉。

后来我和二中的哥们和一帮他的同学,我的同学开始了我们的MC时代,以至于后来下奥山,所有的近战全是拿A.L.和风剑,对方阵营的看到后止步不前的地步。

Rivendell dead horse1

Rivendell dead horse12

Rivendell dead horse2

Rivendell dead horse11

看着这些帖子,就知道那东西不是那么容易就能拿到,

所谓物以稀为贵吧,当然和买彩票一样,看人品的!!!!!!

在一次工会活动结束的空当,我看到一个工会会员骑着一匹骷髅战马,我说这不是部落的,你怎么来的,他告诉我这是斯坦索姆瑞文戴尔出的,于是我就开始了刷马生涯。但是却从来没出过。

后来快高考了,我就把账号卖了,告别了WOW生涯。

高考结束,70级已经开了很久,TBC时代来了,玩了个猎人,又开始了刷马生涯。但是还是没出过。

后来上了大学,大陆代理在一片骂娘声中从九城换成了网易,代理换了,也换来了越来越多的游戏内容河蟹,天朝的说法是别吓坏小盆友,以为上海地铁很多小盆友看到WOW的宣传吓哭。我没有抱怨,我仍在刷马。

国外上WLK了,在按耐不住的冲动下,去玩了台服,80级时代到了,我再次踏上征程,但是还是没出过,于是改打主城

Rivendell dead horse9

后来在大学毕业前夕,台服的TBC开了,系统改了,有了跨服副本,我在第一时间玩到85,又去了,还是无果。

后来上班了,在通讯公司工作的时候天天在在倒腾设备,下面还有人员管理。再加上以前一起的那帮哥们都在全国各地上班、结婚、生子,都忙,都放弃WOW了。

现在想想还是当时60年代一起MC、BWL、NAXX的时代快乐。一个吧都是我们的人,下MC,直接X东西,都认识 呵呵。

后来大陆地区上TBC了,一次大学同学聚会一个朋友说我现在不是WOWER了,说我现在懂WOW吗,刺激了我。

我充上月卡,再次搞起,我玩的是台服,我想玩个不被河蟹的版本,上线看到当时的那个公会现在都实行等级制度了,25级的休闲加闲散活动公会,呵呵,一切都在变,但是却没有打消我刷马的热情。

可能玩WOW,它已经成为我的一个无法释怀的痛 呵呵,跳高在和我炫耀他的火源那把叫萨XX的锤子的时候,我说我无压力,你只要不拿DK马刺激我就成,当然跳高也没那马。

后来我在组队频道的打四风,暮光,黑暗陷窟以及火源的团我都没去过,我一直在刷后来出了瑞文剑,我想这把比马还难出的都被刷到了,马都不出,我的心哇凉哇凉的。

Rivendell dead horse10

但是,那天我下班回到家,很累,在老妈在和我谈我对象的时候,我慵懒的坐在那玩着游戏,在斯坦索姆刷着,突然掉落了个紫色物品,我揉揉眼,确定不是剑后,捡起,成就,当时那个兴奋啊!!!!XD。我说妈,以后我玩WOW想要东西,你就在我旁边唠叨下就成,我妈当时说,你以后买彩票,要和老妈去才可能中。

Rivendell dead horse6

现在觉得吧,可能刷到后,解了对WOW多年的一个心结了,也许是WOW真的玩的太久了,什么东西,都有别离的时候吧,以后可能不会再像以前那样疯玩这款游戏了。不知道暴雪以后会再对这游戏出什么资料片,不管今后怎么样,但是她伴随我度过了青涩时期。

感谢暴雪,感谢狗C,感谢丁三石的网之易,感谢智凡迪。

同时,感谢那些那些和我一起玩WOW的家伙我的同学和朋友们。

感谢在游戏中给予了帮助的人们,虽然是一款游戏,但是却教会了我一个团队的协作是多么重要,只可能是其他游戏无法给予的。

Advertisements